中国优生优育协会
搜索

英雄逆行打胜仗  共克时艰展风采 ——记奋斗在抗疫一线的优生优育与母婴工作者(十)

发表时间:2020-03-28 11:14

  沧海横流方见英雄本色,危难时刻彰显忠诚担当。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战斗中,全国优生优育与母婴工作者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争分夺秒抢救患者,殊死较量战胜病魔,用大爱无疆、救死扶伤的职业精神和牺牲自我、甘愿奉献的壮阔情怀,奏响了一曲曲动人的时代凯歌。他们是母婴和患者的守护神,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她们在疫情一线、战斗岗位演绎了“中优人”爱党爱国、服务人民、赤诚奉献的动人风采。让我们向所有抗击疫情的白衣天使特别是优生优育与母婴工作者学习致敬!现从媒体报道的奋战在湖北和武汉抗疫一线优生优育与母婴工作者群体中,遴选优秀代表的冲锋镜头、先进思想和生动事迹,陆续发上协会网站供大家学习。


费菲:病人从发脾气到感叹“方舱医院太好了”

入舱第一天 24小时没有合眼

位于洪山体育馆的武昌方舱医院是在武汉首批建设的三所“方舱医院”之一,202025日晚正式启用,开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

武昌方舱医院采取“国家医疗队+武汉医疗队”联合治疗模式,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眼科副主任费菲正在这里紧张的工作。25日凌晨,费菲收到通知紧急出发,而她早在半个月前就给自己报上了名。

费菲:过年放假的那几天,我们医院就有个志愿报名投身一线,当时我就报名了。因为疫情这么严重,要是每一个医生都是从呼吸科出身的,我觉得这完全不可能。我们虽然不是搞这个专业的,但是本科的时候我也是医疗系毕业的,以前也在内科实习,有一定的基础。而且这个时候可能专业并不是太重要,我觉得能做一点就是一点吧。

25日中午培训完了以后,他们就用车把我们载到方舱医院,带我们看一下里头的布局,那个时候里面还没有完全完工,很多工人都还在搞一些基本的建设,但是床铺什么都已经在那放好了。

我们下午三点多钟来报到以后,就主要是负责把床铺上的被子、铺盖全部把它铺上。

一直到了凌晨的时候,外援医疗队湘雅医院的一位传染科主任,再一次给我们培训了防护服的穿脱,后来到了凌晨三四点钟的样子,就开始收治病人了。当时分成了四个组,我们一组二组就是前半夜,到了三四点钟以后就是三组和四组,我们回去休息,然后到晚上九点我又就进舱。

忘记个人感受 收获病人认可

在方舱医院,除了工作时间上的变化,工作内容也和普通医院有明显不同:医护人员不仅要负责医疗诊治,还要负责患者的生活起居。起初,费菲和同事们就遇到了一些困难:这里的设施还不够完备,有些病人也发了脾气。

费菲:刚开始有些设施还没有完善,有些病人他们也比较焦虑,那我们就跟他说:到这里来是对你的家人、对你的邻居负责,你也是在为这场战役做贡献。病人也觉得我们医务人员很不容易,所以不会太做一些很极端的事情,可能有时候也就是发几句牢骚。

有些病人不愿意住在这里,查房的时候他会告诉你:这儿也不舒服那儿也不舒服,浑身都不舒服。比如还有一位病人,他的爱人确诊了,他自己的CT结果是有问题的,但是还没有做核酸检测,所以他坚决认为自己没有患病,就守在方舱医院的医生办公室门口,说非要出去。

刚开始,方舱医院还不能够做核酸检测,所以我们那几天都在劝导他,后来方舱一旦就能做核酸检测以后,我们就很快第一批给他做了检查,看到结果他就知道了,就不会再情绪激动,也能够配合治疗了。

Q:当时会觉得委屈吗?

费菲:我觉得还好,这个时候可能很少考虑个人感受了,只是希望做的工作能有明显的成效。现在方舱医院是越来越好了,病人也越来越认可这个地方。

我们有一位已经出院的病人,从方舱医院出来以后,他们需要在隔离点隔离14天。他后来发微信给我们说:觉得方舱医院太好了!吃的好,又有医生观察病情,我现在去的那个地方不如方舱医院!

密切关注病人病情 及时发现、转诊

武昌方舱医院进驻了5支省外医疗团队,以及5家武汉医疗队,并带来了手术车、药品药械车、电力能源车等设备车辆,相当于5家“移动医院”。

这里理论上收治的是确诊的轻症患者,但是在实际收治过程中总会有一些重症患者,这就要求医护人员密切关注患者病情,准确、及时找出重症患者,再联系转诊。

费菲:我们省妇幼保健院队、还有省肿瘤医院队、省中医、武汉市三医院、武大人民医院,一共是5个队,每个队大概分管100多个病人,我们会两个人一班,四个小时一班,一天就倒六个班。那么这两个队员进去的时候,这126个病人就都归你管。

早上九点那个班,我们一般进去以后是一个病人一个病人的询问,包括病人的体温、他的呼吸频率,再就是很关键的一个指标氧饱和度,如果持续低于93%,我们就可以判断为属于重症患者,由舱外的医生向指挥部报告,把他转诊到定点医院去。

刚开始确实有点乱,开医嘱、拿药这些都不是很顺畅,但是最近这几天来都已经流程化了,这个医院就跟平时的三甲医院越来越像了,我觉得越来越好。

坚守背后 是家人的支持和牵挂

方舱医院的工作需要极大的耐心和责任心,在安全防护方面更是容不得半点马虎。这段时间,费菲只好缺席家人的陪伴。

费菲:我们的生活物资是很丰富的,因为有很多志愿者在不停的往我们这边送东西。防护的物资也有,但是偶尔感觉质量稍微有一点点参差不齐,这也是我们队员最担心的一个问题,怕会有一些疏忽。所以我们出舱回来以后,都会有专门的护士对着我们喷酒精什么的,然后就赶紧要洗澡。

Q:那有没有想过万一防护做得不够到位,然后自己感染的情况?

费菲:想过很多遍。我跟我老公说过,我会不会哪天就先睡到方舱医院里面去,也变成了病人,然后我的战友来照顾我?

Q:那您先生怎么说呢?

费菲:我先生就说要有信心,他说不会被染上的,只要防护做好了就好。

Q:平时和家里人怎么联系?

费菲:晚上我就跟我爸妈妈他们打个电话,我妈妈今年3月份就正好整整80岁了,我的父亲也是79岁了,现在小孩又托付给他们,还是有点担心的,所以每天要打个电话问一问他们。

Q:那谁来照顾他们的日常起居呢?

费菲:我父母都是自己照顾自己,他们身体还算挺不错。我有几个好朋友,真的还是蛮感谢他们的,他们这段时间不断的给我父母送菜什么的,父母就不需要下楼买菜了。

做好准备 坚持到疫情结束

从进驻方舱医院到现在,费菲和她的同事们已经坚守了近一个月,目前还没有接到休息或是轮换的通知。而费菲自己说,已经做好了坚持到底的准备。

费菲:我们都做好了准备,坚持到底了!

Q:坚持到底是到什么时候呢?

费菲:一直到疫情结束啊。因为现在武汉开了很多方舱医院,我们自己医院的很多医生都去支援了,而且现在医院那边也开始要正式复工,我们觉得替换的可能性不大,只要身体允许,我都是要坚持到底的。

(本文资料来源网络,向原作者和发稿媒体致谢)


微信公众号